一定发官方网站-国家叛徒还是悲情英雄?短道王者安贤洙的退役故事

一定发官方网站-国家叛徒还是悲情英雄?短道王者安贤洙的退役故事

他是安贤洙,亦是维克多·安,短道速滑的世界里,他是当之无愧的王者,拥有最多的奥运金牌。从韩国到俄罗斯,辗转颠沛的运动生涯最终还是在冰面上滑下戛然而止的符号。在距离下一届冬奥会不到两年的日子,这位冬奥6金王宣布,因旧伤难愈,无奈退役。

天才陨落,犹如冰刀切割开的两个世界,安贤洙的身后,是无关冰雪,造化弄人带来的黯然心伤。是国家叛徒还是悲情英雄?他的离去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终结。

图说:安贤洙退役 新华社图

安贤洙 维克多·安

短道速滑是韩国冰雪项目中的王牌项目,数年来一直雄霸世界。而安贤洙,则是韩国短道队最有天赋和能力的天才。

2002年1月,年仅17岁的安贤洙在世界青年短道锦标赛上意外获得了冠军。当时在看台上的韩国短道速滑队主帅全明奎看到其表现后,立刻下令用他代替了另外一名受伤的国家队队员,搭上了奥运末班车,成为韩国媒体和民众关注的焦点。2月,还是高中生的安贤洙参加了自己的第一届奥运会——美国盐湖城冬奥会。尽管奥运首秀并未夺牌,但是之后的数年,年轻的安贤洙以四个世界冠军,在短道项目中打出了自己的名气。2006年,经过4年历练的安贤洙获得了第二次参加奥运的机会。3金1铜,这使他成为都灵冬奥会夺得奖牌最多的运动员。

图说:安贤洙和自己的6枚奥运金牌 网络图

如日中天,安贤洙原本应该被捧上神坛,但因为伯乐恩师全明奎的下课,他却莫名卷入了队内的派系斗争中。慢慢的,这位奥运冠军成了韩国短道速滑队的边缘人物。

在队里的安贤洙受到了排挤和欺凌,遭遇前辈体罚殴打甚至无法和男队一起训练,不得不跟着韩国短道女队一起集训。更雪上加霜的是,他的父亲安基元向韩国媒体报料了短道速滑队“派系林立”的内幕,这更加导致安贤洙无法正常训练和比赛。

一次意外的伤病,成了安贤洙人生的“重大转折点”。2008年,安贤洙在训练中受伤,韩国冰上联盟却以“并非在代表国家队参加比赛期间受伤”为由,拒绝为他的治疗出资。此后连续两年,安贤洙均因积分不足未能入选国家选拔队,缺席了世锦赛与2010年温哥华冬季奥运会——当时的韩国舆论已用“下岗人士”形容他。绝望时,俄罗斯短道队伸出了橄榄枝,希望安贤洙能归化加盟。

背负“叛国”骂名远走他乡,安贤洙成为韩国短道界派系斗争的牺牲品,也成为了俄罗斯短道速滑队中的“维克多·安”(Viktor Ahn)。

图说:普京接见安贤洙 网络图

之所以给自己取名为“维克多”,安贤洙曾解释道,这是因为他这个名字与“胜利(Victory)”相似,“这是象征性的,因为我希望这个名字能给我带来好运。”从未指责过任何人,远走他乡的安贤洙保持沉默,承受所有的一切。他说,自己“入籍俄罗斯,不是出于别的问题,只是想做自己喜欢的运动而已。”

身伤 心伤

在退役告别信中,安贤洙写道,“2002年,我以最年轻运动员的身份为韩国队比赛。2011年,我成为俄罗斯公民,在我人生最艰难的时期,俄罗斯支持了我。”当年的俄罗斯,给了这名黯然离家的游子最温暖的欢迎和守护。

图说:安贤洙退役声明 网络图

2011年安贤洙抵达俄罗斯时,俄罗斯短道速滑队的水平和韩国初高中生的水平差不多。然而在当年的全国锦标赛中,安贤洙却在资格赛中就出局。当时不仅是队友,就连俄罗斯体育部都对安贤洙失去了信心。然而,时任俄罗斯总理普京却对安贤洙异常欣赏,他曾说,“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无条件地信任和支持他。”

为了帮助安贤洙恢复,俄罗斯队为安贤洙打造了韩国班底的团队,并让安贤洙的太太搬进了运动员公寓,索契冬奥会期间,更将其列为“随队新闻官”,保证她可以自由出入赛场,陪伴安贤洙,这一切在俄罗斯队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

2014年索契冬奥会,在满场俄罗斯观众的见证之下,一身俄罗斯队服的维克多·安三次站上最高领奖台——安贤洙又一次成为三冠王,而在那之前,俄罗斯短道速滑从未在冬奥会上赢得过一枚奖牌。

图说:俄罗斯选手维克多·安在索契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米决赛后庆祝夺冠 新华社图

安贤洙在索契的风光无限背后,是韩国短道队的败走麦城。史上最差冬奥战绩让韩国媒体将矛头指向了韩国体育圈长期内斗的顽疾。安贤洙所引发的舆论地震甚至惊动了青瓦台。在索契冬奥会结束后,韩国政府宣布对冰上联盟进行大规模调查。

两年前的平昌冬奥会,本该成为安贤洙的复仇之战——在故乡的土地上,打垮那些曾嘲笑自己的人,33岁的安贤洙为此付出了艰难的努力。

然而,命运再度开了玩笑。在俄罗斯代表团因禁药风波被禁止参加平昌冬奥会的情况下,该国选手只能在获得国际奥委会批准后以中立运动员身份参赛。然而,从未与禁药丑闻产生过联系的维克多·安却并未出现在准许参赛的“白名单”中。俄罗斯方面曾希望国际奥委会能对此作出解释,却遭后者拒绝。

在退役告别信中,安贤洙称除了膝盖持续的疼痛,自己还有其他伤病,越来越难以保持健康。但事实上,心伤更甚于身伤——无缘在家乡上演告别战,成为压垮这位冰上王者意志的最后一根稻草。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原定今年3月中旬在首尔进行的短道世锦赛取消,安贤洙错过了运动生涯最后一项大赛。

挥一挥手,告别挚爱的冰场。在退役离别信中,安贤洙动情写道:“训练到极限非常困难,我认为,单凭动力已不可能从事体育事业。现在正是时候,所以我决定退役了。”(新民晚报记者 厉苒苒)